当前位置:南方企业新闻网>要闻> 深阅读>正文内容
  • 中来股份控制权易主 收入存疑 资金压力大或是主因
  • 2020年11月03日来源:中国经济网

提要:10月23日,中来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林建伟和张育政与泰州姜堰道得新材料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姜堰道得”)签署协议,拟将所持上市公司5.70%股份转让给姜堰道得,此外,还将所持上市公司13%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姜堰道得行使,再加上姜堰道得对上市公司拟定向发行股份的认购,其最终将成为中来股份新的控股股东。

从今年三季报数据来看,中来股份业绩表现尚算不错,但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却急于将公司控制权转让出去,其中原因耐人寻味。通过对该公司财务数据分析来看,该公司良好业绩的背后,却存在一些诸多问题。

10月23日,中来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林建伟和张育政与泰州姜堰道得新材料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姜堰道得”)签署协议,拟将所持上市公司5.70%股份转让给姜堰道得,此外,还将所持上市公司13%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姜堰道得行使,再加上姜堰道得对上市公司拟定向发行股份的认购,其最终将成为中来股份新的控股股东。

实际上,进入2020年以来,中来股份实际控制人曾多次想将股权转让出去,公司管理层也屡屡减持公司股份,而上市公司业绩表现并不差,因此,中来股份实际控制人及管理层的行为就显得十分可疑了。不过详细分析公司公布的数据后,记者似乎发现了一些端倪。

多次筹划转让控制权之疑

从上市公司披露的信息来看,近四个月来,中来股份的控股股东兼实控人林建伟和张育政一直在筹划控制权的转让。6月18日,二人和贵州国资乌江能源签订协议,拟将二人所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和表决权转让出去。8月10日,再次发布公告称,与A股上市公司杭锅股份签订了相关转让协议,但这两次转让都没有成功。

10月20日当天,中来股份停牌,紧接着其便对外披露,林建伟及张育政和姜堰道得签署了协议,拟将合计持有的上市公司5.70%股份转让给姜堰道得,转让总价款为4.88亿元。同时,林建伟在前述协议转让股份完成过户登记之日起,不可撤销将其持有的中来股份13%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姜堰道得行使。除此之外,中来股份准备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其中姜堰道得拟认购2.33亿股,待发行完成之后,姜堰道得将合计控制中来股份37.46%的股权,从而成为其控股股东。

从上述一系列转让事宜不难看出,林建伟和张育政似乎执意要转让控制权。除此之外,近年来中来股份的高管也减持不断。

据Wind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10月29日,中来股份的管理层共进行了40次减持,合计减持1439.32万股,总体市值大约2.02亿元,其中林建伟和张育政减持最多,2019年二人合计减持近1400万股,套现近1.87亿元。

另外,2019年9月16日,中来股份还披露,林建伟和张育政拟向嘉兴聚力伍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协议转让其持有的中来股份合计1795.57万股,总价大约为2.19亿元。当年10月29日,上述协议转让已完成过户登记手续。如此计算下来,2019年林建伟和张育政合计套现金额超过4亿元。

令人不解的是,2019年和2020年前三季度,中来股份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上涨了93.41%和15.73%。另外从二级市场的表现来看,该公司复权后的股价从2019年至2020年10月30日收盘,也上涨了58.08%,业绩和股价表现均不错。既然如此,林建伟和张育政为何要忙着将上市公司股权转让出去?其公司高管为何纷纷减持?实际上,从该公司披露的财务数据来看,其业绩表面看虽然不错,但背后似乎隐藏着诸多“秘密”。

营收真实性存疑

据记者核算,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中来股份的营业收入和现金流及经营性债权之间的财务勾稽关系似乎存在异常,其营收的真实性令人怀疑。

先来看2020年上半年。当期,中来股份的营业总收入为20.33亿元,其中境外收入为1.06亿元,该部分营收不需要缴纳增值税,剩下国内部分的营收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为13%,由此可以计算出当期中来股份的含税营收为22.84亿元。按照一般财务勾稽关系,企业营收要么以现金的方式收回,要么以经营性债权的形式存在于资产负债表中,那么中来股份的情况又如何呢?

在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20年上半年中来股份“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10.5亿元。另外,2020年,中来股份执行新会计准则,将“预收款项”按新收入准则调整至“合同负债”列报,该部分金额相较于2019年末增加了近9800万元,考虑到这方面数据的变化之后,可以计算出当期中来股份所收到的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大致为9.53亿元。该金额相较于含税营业收入要少13.31亿元,因此,理论上,当期中来股份的经营性债权相较于上期而言应该要增加13.31亿元。

但实际上,在资产负债表中,截至2020年6月末,中来股份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合同资产,应收款项融资和应收账款所计提的坏账准备分别为2.45亿元,7.91亿元,9405万元,1.93亿元和8587.48万元,相较于2019年末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5900万元,明显和理论上应该要增加的金额并不相符,在一增一减之下,二者之间的差距反而被拉大到了13.9亿元。

需要注意的是,中来股份2020年上半年财务报表合并范围发生了变化,但大多为新设子公司,非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仅有零元受让的广西恒吉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规模不大,对相关数据的影响不可能超过13.9亿元。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2019年。据记者按上文逻辑核算,当期中来股份的营业收入和现金流及经营性债权之间大概存在25.61亿元的差距。需要说明的是,2019年中来股份合并范围有所变化,除了新设立公司之外,其当期还购买了Renewable等四家公司的部分股权,但是据2019年审计报告显示,截至购买日,这四家公司的相关财务数据均相当低,对核算结果影响很小。

另外,根据财报披露,截至2019年末和2020年6月末,中来股份已背书或贴现,且在资产负债表日尚未到期的应收票据分别为1.93亿元和8306.1万元,即使算上这部分也无法抵销掉上文中核算出的巨大差额,因此,其披露营业收入数据的真实性就相当令人怀疑了。如若该公司披露的收入数据真的存在如此大的“水分”,那么其实际控制人急着转让上市公司控制权就不难理解了。

资金压力大

此外,从资金角度来看,截至2020年9月末,中来股份账面上的货币资金高达14.23亿元,貌似金额不低,奇怪的是该公司还存在大量的借款。

从一个相对较长的时间段来看,2018年至2020年三季度,中来股份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分别为9.66亿元,11亿元和14.23亿元,而同期其有息负债中的短期借款分别为7.59亿元,10.46亿元和11.51亿元,其短期借款占货币资金的比重分别为78.58%,95.09%和80.86%。要知道这仅仅只是有息负债中短期借款占比,如果再考虑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债和长期借款的话,则其负债会完全超过货币资金。这说明其账户上虽然有大量资金,但有息负债同样不低。

除了借款,该公司还曾多次募资。除了首次公开发行募资之外,其2017年曾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13.5亿元,此外,2019年其曾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资金净额9.9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其2019年募集资金的项目中,截至今年9月30日,实际投入的资金总额仅有1.33亿元,目前还有8.67亿元的募集资金尚未使用。其中“年产1.5GW N型单晶双面TOPCon电池项目”,因外部环境变化,配套条件未达到项目启动要求,拟投入的5亿元募集资金尚未投入。这样看来,中来股份账面上的资金应当还包含了部分尚未投入募投项目的资金,如果扣除这部分项目专用资金后,其可用于日常经营的资金其实并不多。

经营所需资金有限,有息负债又相当高,那么中来股份能否依靠经营解决资金问题呢?事实上,尽管中来股份业绩表现不俗,但其“造血”能力却十分一般。

据Wind数据统计,自其2014年上市起,至2020年三季度末,中来股份创造的归母净利润合计达12.81亿元,但同期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合计却为-8.42亿元。也就是说,这些年,中来股份的业绩虽然亮眼,但其却并没能将业绩转化成“真金白银”给公司增加流动性。

此外,近几年中来股份的净资产收益率(ROE)也越来越低,2017年时其加权净资产收益率尚且高达23.74%,但2018年至2020年三季度末,却分别下降至4.91%,9.05%和7.61%。

营业收入存在疑点,表面看似资金充盈,背后却债务压身,经营业绩表现虽好,却无法为公司创造出流动性。或许是由于这些原因,中来股份的实际控制人才趁着公司股价表现尚好,抓紧时机套现离场。



版权及免责声明:
1.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南方企业新闻网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南方企业新闻网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处理措施。
2. 南方企业新闻网对于任何包含,经由链接,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信息或广告,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
3. 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1083834755 邮箱:news@www.hwsyl.com

责任编辑:齐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热门图赏更多
Baidu